享受工作 享受生活

发布日期:2016-7-22     浏览次数:538次    发布者:黄木河    

    在化学界,田先生是治学严谨、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在家里,他是位和蔼可亲的父亲、爷爷;在生活中,他是位淡泊名利,怡然自得的老人。他的生活永远都是那么恬静、淡雅。曾经有人问过:“回顾这一生,是否有什么抱怨的事情?”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这就是他对人生的态度:他把曲折当成对自己的磨炼。这样的态度,也是他身体这么好的因素之一。

    虽年届八旬,田先生仍坚守在科研工作的第一线。工作之余,他也有许多兴趣爱好,台球、围棋、唱歌、摄影等等。从他这些爱好中,我们可以深刻感受到一个人的成功绝不是偶然,即使在工作之外。

    围棋始于初中,随着不断的深入,他逐渐领悟到了围棋的精髓与奇妙之处。他认为围棋可陶冶人的品格情操,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始于公平。不像牌类,有运气好坏之说。围棋没有投机,胜败取决于自己。即使输了也不必怨天尤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回首往事没有任何事情可埋怨的缘由。他喜欢围棋还有一个原因是他认为围棋有很强的集体观念,每一个棋子都非常重要,都有可能影响全局,有的时候甚至要牺牲其中的一个棋子以保住全局。在工作中又何尝不是如此。

    斯诺克台球,是田先生现在最持之以恒的活动。他有固定的打球时间和固定的球友,几乎是风雨无阻。他认为台球是一项很好的全身心性的运动。每一步不仅要求精确,而且需要有深谋远虑,每打一个球都要为下一个球做准备,所追求的不仅仅是当前的一次成功,甚至在没有球可以打进袋的时候还要为对方设置障碍球。深谋远虑,这在他的很多工作中都体现出来。

    记得前几天电化学教研室聚餐的时候,同桌的好多老师都要求田先生来一首长征组歌。每次聚会大家谈得最多的就是田先生当年的歌声。现在他依然会经常哼哼,他说其实很多歌词都记得不完整了,但是在低声唱歌的同时可以更好地思考或调整情绪。

     年龄,他已届八旬,但是在我看来,他的思维像三四十岁的人那么活跃,他的思维永远比我们转得快。当他的助手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感觉到跟他之间会有年龄的代沟,跟他一起共事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体力上,他也表现出了一个老年人少有的耐力。去年,跟随省人事厅组织的休假团到黄山,全团就他年纪最大,中途也有人坚持不住,坐了轿子,但是他却坚持一路走完,一步步顺利到达山顶。途中不少游客都忍不住驻足观望,他们应该是惊奇这么高龄的老人居然能自己爬上山吧。他说自己之所以还有这么好的体力,应该归功于他经常打台球。在这次休假过程中,人事厅的工作人员考虑到他年纪最大,要给他安排比较大的房间,他知道后坚决拒绝,并且以后每次要住宿,他都要提前告诉他们千万不要搞特殊。

     田先生对人总是宽宏大量,这么多年,还从没有见过他发脾气。不过他也有着急的时候,那就是当个别研究生的论文工作做得不够细致,数据不够有说服力的时候,他会毫不留情地要求返工。而且对于每一篇文章所引用的出处,他也一再强调要标清楚。哪怕是一句话,也要把摘引的地方说清楚。

    于我个人而言,田先生是一位老师、长辈、朋友。他永远是那么体谅关心别人。记得前几天前一起去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结束后他就请我到他家吃饭,他说他早就料到会比较晚结束,所以早已经打电话回家让他们准备我的饭了。

    现在,除了实验室,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台球室和书店,他很喜欢到书店逛逛,看到有用的书就买回来。真可谓活到老学到老。他的计算机知识在他这个年纪的老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当他不会的时候,他总不愿意让别人代劳,而是要别人教他怎么做。

    这就是田先生一生的写照,一生都在唱歌,一生都没有抱怨,一生都在学习。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充分利用每一分钟,享受工作,享受生活的点滴。

                                                    (作者:吴清玉


本文载于2007年《厦门大学报》专刊田昭武先生八旬华诞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