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嘉锡先生的育人用人待人之道

发布日期:2016-8-9     浏览次数:441次    发布者:黄木河    

    卢先生对我一生的影响很大,我是在他的教育、培养下逐步成长起来的。作为卢先生的学生,我读大学时,从一年级到四年级上过很多卢先生的课,后来读研究生,也是听卢先生的课,毕业后留校做助教,还是做卢先生的助教。所以,对卢先生没到福州大学工作之前、也就是他在厦门大学的情况,我是比较了解的。在前面几位同志报告的基础上,我再补充一些例子。
    卢先生是怎样严格要求学生的  大家都说卢先生为人很平易,但是他对学生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会十分仔细地观察每一个学生。一个学生有什么优点有什么欠缺,他都心中有数。我讲一个例子。我很喜欢做A+B =C类型的题目,但是,一遇到1 +1 =2类型的题目,我就发怵了,如果再来小数点,我就更头疼了。卢先生了解我这个短处,却偏偏要我去算我不喜欢的题目。他经常会说:“乾二,这个题目你去帮我算一下”,—直到今天这个声音还总是回响在我的耳边。经过不断的磨练,我的数值计算水平大大提高了。在一些理论化学的研究班里,我的数值计算功夫是最好的。有些人的A+B =C很好,但是数值计算能力不如我。在卢先生的教育方式中,他不是采用直接批评的办法,而是说“你把这个题目帮我算一下”。我认真去做了计算,然后他再帮我分析,应该怎样取有效数字等等,我慢慢地就改正了。他还晓得我不喜欢动手,在结构化学教研室,他经常对我说:“这个模型,你去帮我做一下”。他很擅长观察一个人,从工作当中来培养这个人。厦大的结构化学学科就是在卢先生的指导下,由我和其他同事一起逐步建立起来的。
    卢先生的讲课很生动,同时他讲课的要求也是很高的。他说过:“我讲的课,你们不一定要强求全部听懂,考试也不可能都给你们打100分的。”有一次考物理化学,题目难度很大,我们绞尽脑汁也做不出来,他站在旁边,看着我们微笑。后来他告诉我们:“我晓得,你们一定做不出来。你们要是能够做出来,我就不出这个题目了。”其实,卢先生并不是故意为难学生,他改考卷时是十分辛苦的。他就是要从你的解题过程中,很仔细地分析你的思路,看你在解决这个难题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为什么做不出来,从这方面来给你分数。那次考试,我只考了四十几分,大家的分数也都很低。可是,卢先生自然有办法,把分数先开方,再乘以十,我的分数就变成七十几分了。
    卢先生这种对待学生严格,但是处理学生考试成绩方面实事求是的做法,对我们以后从事教育工作的影响是很大的。
    卢先生学术思想对我的影响  卢先生的学术思想有两点对我影响非常深刻,一个是创新的思想,一个是直观性。这两点前面的同志都讲过了,我再说一些我做学生时的故事。
    先说创新思想。大学一年级时听卢先生的普通化学课,他从元素周期开始,按照元素周期的变化讲了许多。但是他强调这些只是一般的规律,他还专门讲一些不同于元素周期规律的东西。我记得他讲过沸点上升、冰点下降的反常现象,还举了氨与水的例子。他说,做科学研究要寻找更深奥的东西,不但找那些我们所能解释的东西,还要去找那些我们所不能解释的现象。他说按照我们的常识所不能解释的现象,这里头一定包含有新的科学内容。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说:“你们要注意啊,氢和氦是小周期,不计算在内,第一周期经常有特殊的性质。”后来我在做团簇研究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第一周期铍所构成的团簇跟其他的团簇不一样,经常有奇特的性质。
    卢先生还很注意新颖韵事物。1958年他还在厦门大学工作的时候,就做了很多模型放在他的办公室里。我记得很清楚,在他的办公室里放着一个过氧化氢和氨的复合物晶体的模型(这是他以前的科研工作成果)。桌面上还有很多模型。他特别做了一些平行化合物晶体的模型放在书架上面。当时平行化合物的化学键理论还没有出来,他就跟我讲:“这些化合物真怪,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里头。”他说反常的现象经常包含有新的看法,新的学术思想。所以后来我也喜欢观察反常的现象,就是受到卢先生的影响。
    到物构所来他也很注意这一个新现象,但是这些新现象来自于实验。刚刚梁先生讲到实验与理论相结合,卢先生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在实验方面,他认为只有在充分研究了新的实验现象以后才会产生新的理论。
    再说直观性,由于受鲍林教授的影响,卢先生在这方面确实功底很深。我记得他讲过有关鲍林教授的故事:一个化合物晶体合成出来,你只要告诉鲍林教授这个晶体的化学组成是什么,他就能根据规律推测出这个晶体的结构。卢先生反复讲这个例子。当时我感到很惊奇,就问卢先生:”不经过晶体结构分析,鲍林教授怎么能够一下子就知道晶体的结构?”卢先生告诉我们,鲍林教授从晶体结构数据中总结了很多晶体结构的规律,所以才有办法推测,因此说他的直观性很强。卢先生很佩服鲍林教授的直观性。卢先生说:“一个做理论研究的人,在没有开始计算以前,就应该晓得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或许你不一定晓得,但在计算得到结果以后你就应该晓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这样一来,在这个计算过程里,在科学研究当中就能逐渐培养起这样一个直观性。这个方法对我后来做理论化学的研究工作影响非常大。
    卢先生用人讲究德才  再谈谈卢先生的用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提拔干部。我每次向卢先生建议用什么人的时候,他就眼皮往上一抬——看着我,看我是不是搞歪门邪道。他不允许用人上拉关系,不论是亲戚关系,朋友关系,还是受人之托。他的原则是从一个人的素质和本事来看问题,来决定是用还是不用。他认为有三种情况不能用:私心很重的人不能用,想做官的人不能用,只适合做业务而不适合做行政的人也不能用。卢先生就简单地给我讲这些,没有讲什么很大的道理。他对我很严格,所以我不敢搞什么歪门邪道。他在看我的时候我也看着他,因为我没有搞歪门邪道。

                       张乾二与卢先生在物构所讨论科研

    说实在的,一项事业能否发展得好,用人很关键。我在做厦大化学系主任的时候总是想学卢先生,学他的大公无私,从不利用手上的权力来发展自己。我是他的学生,老师好的东西,总是要学他一下。有一次教育部给我们物理化学学科拨款一百万元,我说这一千万不能让物理化学都拿走啊,要从化学系的整体发展来考虑问题。我感到系里有的学科比较弱,有的学科在发展上急需得到支持……我想学卢先生的做法,但是学得不太成功,不是想法不对,而是用人不济。所以我经常讲,有了好的想法还要用好人,这点非常重要。
    卢先生处世“有爱无畏” 
最后,我要讲的是,卢先生非常爱护他的老师以及关爱他的同事,在特定的环境下,为了表达这种爱护和关爱,他甚至甘冒风险。
    回想“文革”期间,卢先生在物构所刚获得解放不久,就坐车到厦门大学去看望大家。那时候我们还在“清队”,有的人还带着“反革命”的帽子,还是“牛鬼蛇神”,在那里扫地,卢先生一过去就跟人家握手,也不在乎有人说他“阶级不分”。
    卢先生来看我,因为我是他的学生。但是我不敢去看他,因为我不敢出门啊,出了门要挂牌子,有时还要被戴高帽,所以只好窝在家里。卢先生看的很多都是受苦受难的知识分子,他第一个是去看望方锡畴老先生(卢先生大学时的老师),然后再看其他的人,方老先生当时也是“牛鬼蛇神”。
    卢先生到我家,问我有没有去看方老师,我说我不敢去看。他说你怎么不敢看?我说我是“牛鬼蛇神”,怎么能够去看“牛鬼蛇神”?他说:“你应该去看。第一你要相信方老师是好人,第二你要相信你自己,如果你有这两个相信你就可以去。”卢先生的话对我触动很大,但我还是没敢去。过了一段时间,“清队”结束了,我也算半解放了,这才敢到方老师家里去看望。卢先生做人是这样的,一个他看准了他相信的人,再来他相信自己。他做人的这一品质我感到非常高尚。当时人们对“牛鬼蛇神”避之惟恐不及,很怕沾上边。一沾边就不得了,要审查你和“牛鬼蛇神”说什么话、发表什么反动言论,一大堆棒子都打过来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知识分子受苦受难的年代,要有卢先生那样的胆量确实是不容易,他因为有爱而无畏!所以说,卢先生的为人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今天我们缅怀卢先生,因为他对我们国家的教育和科研事业,特别是对创建物构所做出的贡献很大。我相信过不了很长的时间,我再到物构所去,物构所的门口一定会有一个很大的卢先生塑像。如果大家同意我的看法,请鼓掌。(全场报以热烈掌声)

                                             (作者:张乾二  厦门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


根据《卢嘉锡学术思想研讨会》讲话录音整理,本文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