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此生有您,我慈父般的导师—林祖赓

发布日期:2016-9-9     浏览次数:419次    发布者:黄木河    
    八月初的一天晚上,我接到化院潘老师电话,说化院拟出一个“我的化院老师”专题,让我写写我读硕士研究生的导师林祖赓教授。接完电话的几天时间里,我整天都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
    我是1990年考上林祖赓教授的硕士研究生的,当年正是林老师被正式任命为厦门大学校长的第一年,行政事务一大堆,因此秋天入学伊始,他并没有像其他硕士生导师一样与新招的研究生见面,这在当时还给了我一个小小的失落,还以为当校长的人架子大。直到一年半后硕士生基础课程结束以后,进入查文献环节林老师才与我正式见面。他毫无架子的态度,温淳的语言才真正颠覆了我以前对他狭隘的印象。因为原来听别人说林老师的主要研究方向是锂电池,主要用于鱼雷电池等军工方面,而我个人偏向于民用方面的应用,没想到一见面,林老师丝毫没有“校长大人”的架子,认真倾听我对于硕士论文选题的意见。当我直言不讳地说不想搞军工方面锂电池研究应用时,他说民用方面电动车动力电池的研究方兴为艾,中国是自行车大国,不妨从电动自行车的电池方面动动脑筋。当时比较常用的是铅酸蓄电池,比能量低,循环次数少,使用寿命短,而且充电时间长,极大影响了电动车整车的性能和成本,而当时可用于电动汽车上循环寿命最长的电池要数氢化物-镍电池,但这种电池易受到存在的外部热量和充电期间产生的高温的严重损害。而且大家都知道,铅对环境的污染很厉害,于是林老师要我认真查找文献,寻求使用材料易得又不会造成环境污染的材料作为新型电池的电极材料。
    经过半个多学期的文献查找,我也在实验室开始了忙碌。一个学期过去了,尝试了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材料,结果似乎只有一个,“失败”。而此时,其他专业的同学,毕业论文实验大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有的写了论文准备发表了。这种情形下,我内心焦急万分,甚至想当“逃兵”放弃,也就是准备不要硕士学位当作两年研究生毕业算了。这时候,林老师并没有因我一个多学期的一事无成嫌弃我,而是帮我认真查找失败原因,帮我重新梳理思路,大胆肯定我受到三维网状结构的启发而提出的新的常温固-液充放电循环新型化学电源电极的构想。在他应对繁忙的行政事务的同时每周保证有三天到实验室指导我,特别是在最后一个学期里,更是天天到实验室来指导我。在他精心指导下,我对新型电极进行了一系列的初步实验,并按期完成了毕业论文。
    因时间仓促,从确立正确的实验构想到完成初步的试验数据论证只有一学期,因此最后形成的硕士毕业论文难免有点粗糙,加上新型化学电源电极属于创新性的(之后获国家专利,论文成果十年之内被引用多次),对于传统的电化学理论具有一定的挑战,难免答辩时要面对诸多专家的质疑,对此,林老师以护犊子的姿态帮我完成回答了答辩专家委员们的高难度质疑,让我顺利完成了硕士毕业论文答辩,当时的答辩情景至今深深留在我的脑海里。
    毕业之后,我脱离化学行业,到了银行系统工作,偶尔到厦门林老师家拜访,他每一次都很亲切随和。当我考取银行系统内部公派留学进修资格需要教授级专家推荐信时,他毫不推辞,在我找到他的当晚就挥毫千言,第二天一早就交给了我。当我欲报考母校统计学博士时,他又积极帮我联系了统计学的博导林擎国教授。虽然我最终未能如愿,但我依然从内心感谢他,真正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对学生的关爱就如同父亲般的慈爱。
    记得我2005年有幸成为中信银行泉州津淮支行的首任行长时,我特地邀请林老师前来参加支行开业典礼,在应邀参加的嘉宾中,他的身份地位最高,但却是第一位到达的,而且是从厦门赶来泉州的,这令我当时的上级领导和同事们感慨不已。对学生的关切与学者严谨守约的风范在他身上再次完美体现。
    无论在我事业的巅峰,还是在人生失落的低谷,每次与他倾谈之后,总能获得一些启发。师恩浩荡,廖廖千言,不足表达,仅在回忆的同时,再次表达我的心声:感谢有您,我人生中慈父般的导师—林祖赓。




(作者:涂悫  1990级电化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林祖庚教授。现任波鹰(厦门)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