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几个小故事

发布日期:2011-3-2     浏览次数:1974次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杨位捷·化学系·1948级

1944年夏天,我毕业于福州第一中学(省福高),后保送到国立厦门大学化学系。

在厦大的四年中,老师们个个认真教学,一丝不苟、严格要求,爱护学生视如子弟;同学们个个勤学、互助、互爱,一心一意搞好学习,练好本领,准备回报母校,老师、社会和家庭。短短四年中,小小的故事真不少,值得回味。特写出下面几个难忘的小小故事,与大家共同分享学生时代的峥嵘岁月。

实验室爆炸

1947年的一天,化学实验室突然“砰”的一声爆炸了,推倒了大实验室内的一堵隔墙,隔墙的两旁边放着实验桌,桌上排了正在试验的玻璃仪器。这一爆炸,墙倒了,所有的玻璃仪器粉碎了,正在试验的都报废了。这一下把大家都吓坏了,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过了一会大家才回过神来,非常害怕,怕挨骂、怕处分、怕有人受伤……鸦雀无声。系主任卢嘉锡教授带领老师们紧张地、快速地深入调查,找出事故的原因,发现无人员伤亡才安了心,于是马上召开全系师生大会。首先要大家冷静下来,接着告诉大家,事故是由于钱学正等同学违反操作规则把喷灯放在铁架上,用酒精灯直接加热,引起喷灯爆炸,幸而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卢教授分析了违反实验操作规程造成的危害和经济的损失,严肃地要求大家实验前要先了解使用仪器的性能及使用的方法,避免危险事故的发生。接着他又安慰大家,这次事故性质不属于故意破坏,而是违反操作所致,一定要大家引以为诫,这时大家才放下了心,十分感谢老师的一片爱心,永远记得老师的教导。

毕业后,我走上工作岗位,不管是教化学,或是搞科研,我经常和学生或同事们讲这个故事,大家和我一样受益不浅。

玻璃吹制技术课

教“有机化学”的方锡畴教授,是卢嘉锡教授的老师,大家对他倍加尊敬,他爱学生如子弟。他上课有条理,试验操作精细。他有个特技,就是吹制玻璃技术,十分高明,他恨不得教给大家,就专门开了一个吹制玻璃的技术课。一盏喷灯、一根玻璃管、一个小锯片,他就把玻璃管锯平、焊接好,吹成小玻璃泡,做成小玻璃瓶,他能把玻璃瓶的侧管接上,他还能吹制出特殊用的小冷凝管……大家看他的表演,十分惊讶,又十分羡慕。平时大家看到玻璃仪器都有些怕,因为不小心就易破,一破就是不可收拾,所以很爱学这门课。

方老师精心地教,我们认真地学,不久我们也掌握了这门技术。长长的一根玻璃管,我们能平平地锯断、焊接,我们能自己拉玻璃毛细管用来测定熔点,吹制小小玻璃瓶测定沸点……大家十分高兴。

毕业后在教学中和科研工作中,这个技术都用得上,得到学生和同事的好评。这时我就会想到方锡畴老教授,真是感谢他。

举办展览会与科普示范表演

化学系的老师,个个都是名师,不但教学认真负责,讲课条理性强,还十分爱护学生,多方面培养学生从事工作的技能、技巧,以适应社会的需要。大二时的元旦,化学系举办了一个展览会,我们班分科准备展览工作,引来许多长汀师生和群众参观,反映很好。

记得当时廖翔贞、萧爱兰、郭卓群和我分配到分析化学科,由陈国珍老师指导。我们展出的是无机化学的分类,各类的通性、特性以及常见化合物的用途。大家准备讲解内容、图表、实物、试验设备等等,最后经陈国珍老师的审查定案。我们分别担任讲解、美工设计、图表绘制、表演、试验等各项工作。这个展览会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后来我在教学中充分利用了这种形式,讲课时,我经常用图表来阐释并配合实验,学生对我的化学课十分兴趣,认为易学、易懂、易记,印象深刻。我参加50年代学生的同学聚会时,许多学生都说,老师,你化学课教得好,给我们印象很深,我们考大学时,就是因为化学成绩好,补了成绩低的学科,才上了好的大学。更有一些学生也就念了化学系。我想这都是化学系老师科学的教学方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是我的最好榜样。

后来我到科学研究所工作,也经常组织召开展览会和课题研究成果报告会,大家从中受到教育,在交流中也受到鼓舞,干劲足。

演讲会

1948年毕业前夕,化学系为了增强学生说话表达的能力和选题组织稿件的能力,举办了一次演讲会。由卢嘉锡教授亲自主持。每个学生在老师的帮助下选好题目。当时我讲的题目是“缓冲溶液和pH值”。平时我不爱说话、内向,要参加这样的演讲会十分害怕,准备了好久,稿完成后,背了好几遍,自己试讲了好几次。奇怪的是,准备一小时的讲稿,试讲时,只要10多分钟就讲完了。我十分焦急和不安,后来在要好的几位同学中试讲,他们给我肯定了成绩,指出了该改正的问题。在他们的鼓励下,壮了我的胆,轮到我演讲的那一天,我很好地完成了任务,得到好评。这次演讲使我认识到,要讲好一堂课不容易。从此我下决心抓紧有限的时间跟老师和同学们多交流,训练自己的说话能力和胆量。他们都喜欢和我探讨问题,有时故意与我开玩笑,这使我担任高中化学老师时,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

计算尺

化学系教化学工业的老师陈允敦教授,也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他教学理论联系实际,虽然讲课常带闽南腔,我们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真是让人佩服。他一边教学,一边根据对数表应用的原理创造了计算尺,在个人实验室投入生产。厦大的工科学生,计算多,计算速度要求快,他们都买了计算尺。理科的学生,经济许可的,也买了计算尺。当时我没买,计算时只好用对数表,偶尔借用别人的计算尺,发现,计算尺拉一拉,实在方便快速。陈允敦教授创制的计算尺,不但卖给厦大的学生,其他大学的学生也有慕名来买的。


(本文选自:《南强记忆——老厦大的故事》王豪杰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