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 切 的 教 诲

发布日期:2011-3-2     浏览次数:1859次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庄汉卿·化学系·1941级

由于老家在厦门,亲友众多,岷里拉和厦门又仅有一水之隔,航程只有两小时,往返极方便,每年都曾回厦门。每次回去,总要回母校探望师友,有机会也到故校长萨本栋墓碑瞻仰他的遗容,可惜那个半身塑像造得不很理想,让一些发起人和献捐者有点失望。

对着这一位为了办好厦大而鞠躬尽瘁,牺牲他大好一生,使战前寂寂无闻的一间私立大学成为全国重点大学的学者,怎能不肃然致敬而联想到他的崇高人格。作为一位校长,他有敬业的精神,对校务、对学生,他事事关怀;对学生的学业,从不马虎;在极端繁忙中,也会有幽默感,让人感动。下面四件事对我的为人处事影响至深,永难忘怀。

不幸之至,下文如何

厦大初迁至长汀,教室不够用,早晨六时,就得上课。我读大二上学期时,因数学教授林觉世离校,微分方程乏人授课。萨校长在校务缠身时,仍自告奋勇,亲自授课,并将上课时间排在教授们最不欢迎而师生们尚在睡梦中的清晨六时。长汀地处山区,清晨六时,大地仍然一片昏暗,视线极差。我有点近视,每次都得抢坐前排,有一次月考,前排早被人占去,只好坐到最后第二排。萨校长把4个考题写在黑板上,我把它抄下后,就按次解题,怎知花了不少时间,第一题就是得不到答案,只好放弃,赶解第二、三题。解第四题时,虽然已可得到答案,但因萨校长已将步出课室,来不及将同类项合并,只好将考卷交上,心想,第一题解不出,第四题没解完,很有可能只得50分,如何是好?越二日,考卷发下,萨校长在我的考卷上用红色笔写了8个字,将第一题我抄下的考题“X2〖KG1〗y2+…”的“X2”改成“a2”,写上“不幸之至!”原来我将常数“a2”抄成“X2”,将二次方程式提高为四次,怪不得我花费心血也解不出来。在第四题的最后一行写上“后文如何?”给我的分数却是出乎意外71分。碰到只看答案给分的教授,我可就没有这么运气了。

你应该将申请的贷金让给别人了

1938年6月,日本占领厦门,家父当时任厦门杂货同业公会会长,兼任抗敌后援会抵制仇(日)货委员会主任,极力鼓励商人不买日货,不卖日货,日人极欲得之而后甘心。家父虽已出走鼓浪屿,准备进入内陆,为避免日人、浪人(台湾人)耳目,蛰伏不动,有两个多月全无音信。我们同房8个人都是厦门人,经济来源断绝,只好向学校申请战区学生贷金,每月8元,毕业后就业时清还。不久,家父由漳州汇来100元,由学校转交,我却仍旧向学校领取贷金。有一天,化学系主任刘椽教授对我说:“庄同学,萨校长说,你家里已有汇款,你应该将申请的贷金让给别人。”我当然照办,但却惭愧得无地自容。

你可否将那瓶奎宁丸送给医务处

长汀地处山区,蚊虫多带疟疾原虫,同学患疟疾者极多。家父曾寄来奎宁丸一大瓶,由学校转交。有一天,萨校长对我说:“庄同学,现在同学患疟疾者极多,你可否将那瓶奎宁丸送给医务处。”我虽答应加以考虑,但一想到我自身和熟友不时都要用,竟然没送交医务处,相信萨校长那时一定很失望,他怎么会有一个这么没爱心的学生!一想起这事,我到现在还一直在忏悔。

等抗战胜利后,我再陪你打网球

1940年,为了陪女朋友运动,曾托1939年数理系毕业生林绍豪同学(当时已是数理系助教)往上海代学校采购仪器之便,买了两筒网球,利用体育处的网球拍,在土地场上打网球。有一次,萨校长悄悄地走近我,低声地对我说:“庄同学,现在不是打网球的时候,等到抗战胜利后,我再陪你打网球。”据说萨校长是清华大学的网球高手,萨太太是体育系的学生,他们的恋爱史中是否也有运动成分?


(本文选自:《南强记忆——老厦大的故事》王豪杰编)